• 东营制笔人的50余载笔尖“耕耘”路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    发布日期:2020-06-08 04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从不回头看那些被浪花淘走的英雄和事迹。它越过高山大海,越过人世沧桑的斑斑锈迹,谁也无法阻挡,无力阻拦。人们所能做的,不过是用手中的笔尽力记录下只言片语,用墨香在经过的道路上留下些许痕迹。

中国有文房四宝,分别是笔墨纸砚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毛笔了。别看它们小小的一支,却有着悠长的历史和十分复杂的工艺。50余年间,付春暖始终坚持手工制作毛笔,在旁人看来,这条道路寂寞而艰辛,但他却始终走得坚毅而笃定。

30多道工序,指尖手艺现芳华

走进东城街道瑞憬国际公馆小区的一个小院中,“锦绣章”毛笔的传人付春暖正坐在窗前的操作台旁,一丝不苟的制作毛笔,尽管他眼神不再敏锐,但手上的功夫却丝毫不减。只见老人将毛笔蘸上“胶水”,轻轻捻动,然后将毛笔举起迎着光仔细观察,满意后才轻轻搁置在旁边。

付春暖所制作的毛笔与我们日常见到的“狼毫”、“羊毫”不同,其名为“锦绣章”,由六种动物毛加上麻丝制成。“十八进士皆及第,彩蝶引来锦绣章”便是笔名的出处。“锦绣章”寄寓此笔如沧海遗珠,用笔者必将写就盛世文章,故也有诗云:“故园今日海棠开,梦如盛唐锦绣来。匠心十年磨一剑,融荟南北同文材。”

透过笔架上的一枝枝毛笔,仿佛能从中品味到笔尖上流淌出的传统文化韵味。但这看似小小的一支笔,制作工序之繁琐,制作步骤之复杂,绝不是旁人所能了解的。付春暖制笔工序严谨,历经挑毛、分毛、顺毛、湿润、去绒、砌毛、装毛、盖帽等30多道工序。“俗话说‘毛笔一把毛,神仙也摸不着’,毛笔的制作主要难在怎么才能‘尖、齐、圆、健’上。”

“作为文房四宝之首,这一管小小的毛笔,承载了中华民族太多的传统文化。”在工作台上,付春暖一手拿着处理后的动物毛,一首用牛骨梳慢慢梳理,再把杂毛一根根去掉,直至笔头理顺,露出有光泽的锋芒。对于他来说,做好一管毛笔,是一件神圣的事情。

50余载坚守,古稀匠人守初心

“我的老家是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李璩村,已经村里基本家家户户都会制笔。”付春暖说放下手中的活计,讲述起自己与毛笔之间的往事。1966年,15岁的付春暖进入村里的一家毛笔作坊当起了学徒,几十年过去了,作坊早已不在,当年与他一起学习的人也不再从事制笔行业,只有他一个人始终在这条道路上坚守着。

如今,市场上的机制笔冲击着传统手工笔行业,虽然机制笔粗糙,但可以批量生产,成本也比传统手工笔要低许多。“手工制作毛笔,费时费力,但收益却并不好,这是很多制笔匠人放弃这门手艺的主要原因。”

记者注意到,付春暖的手上遍布细小的伤口,他表示这都是在制作毛笔时受的伤。制毛笔要有相当的耐心和悟性,制笔人不但要常年忍受用牛骨梳造成的刮伤,更要忍受高强度的用眼、用手工作,整个过程劳心劳力,这也是学艺的人坚持不下来的原因。

如今,手工制笔行业已经是“夕阳产业”。过去,他手工所制的毛笔“锦绣章”一根售价8元。如今,小儿子会帮着他在网店中售卖,一套售价几十到几百不等,刨去成本和手工,利润所剩无几,但付春暖坚持下来的原因却并非为了生计,而是为了传承。“这门手艺是老祖宗传下来的,不能丢了呀。”付春暖感叹道,他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有人喜欢他的毛笔,那这门手艺就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“千村万落花相照,尽日经行进秀中。”小小的一根毛笔中,寄托了一代手工匠人的使命和信仰,它不仅仅包含了时代的诉求,更是书画家对心中的山河天地的理解和表达。把一件小事坚持下来,它就会变成一件大事,付春暖坚持着毛笔制作事业,每当他用心完成一支毛笔时,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,他觉得这是自己在超越时间和空间的经纬度中,最有价值的传承。

来源:黄三角早报

Power by DedeCms